嘉峪關之美

來源:嘉峪關日報2019年12月24日字體:

嘉峪關之美

胡楊


經過六百多年滄海桑田的歷史變遷,嘉峪關作為軍事防御工具的實用性功能已經消退,而它的審美特性卻在歷史的演進中不斷積淀、增長。從審美的角度看,嘉峪關完全可以被視為一件偉大的藝術作品,成為我們民族精神、審美理想的象征。

這是歷史的規律,當和平和發展作為當今世界的主旋律,當人類文明進步的步伐大踏步向前,嘉峪關這座古老的軍事堡壘的實用功能,已經被時代被更先進的防御措施所淹沒了。

嘉峪關的實用性功能消退和審美功能增長的雙向歷史演進,是世界各國許多古代文物的普遍性特征。像古埃及的金字塔,古希臘的神廟,雅典的衛城,古羅馬的斗獸場等古代文化遺址,以及各國古代藝術博物館中的陳列品,從遠古的石器、彩陶,到青銅器,都有此特征。

今天,成千上萬的游人主要是去觀賞長城,說明長城作為歷史文物蘊含了一種巨大的審美功能。

中華民族的圖騰——龍,一直是一個抽象的概念,如果說龍有真實的具象,那么,長城就是一條巨龍。它跨崇山、越峻嶺、穿草原、過沙漠、經絕壁,起伏盤旋、奔騰飛舞,在中華大地騰起,壯觀的景象讓世界驚嘆!

作為明代萬里長城的西端起點嘉峪關,是整個明長城防御設施的縮影。結構之縝密、功能之完備都是長城史上所沒有的。在以嘉峪關為核心的防御體系中,長城并非一線排開簡單的城墻組合,它由點到線、由線到面把軍事重鎮、關城、隘口有機地聯結起來,并于沿線設立障、堡、敵臺、煙墩(烽火臺),互為犄角。長城構筑中的設計施工,從位置走向的確定到障、堡、敵臺、煙墩、道路等軍事防御、烽燧預警、后勤補給等系統的配置,以至墻體形制結構、選材用料,都巧妙利用地形地物,因地制宜,其構思的精巧合理、施工的艱苦卓絕,都令人嘆為觀止。長城建筑材料以土、石為主,最早是利用生土夯筑,后出現土坯與土燒制的青磚。石的使用開采于周邊之山脈,后則加工為條石,從前采石、取土遺跡至今仍歷歷在目。

在這種審美的積淀中,一些在初始為實用性目的所進行的設計,今天往往演變為巧奪天工的藝術構思。嘉峪關也是這樣,城墻的垛口之間均等的距離,當初是為了合理地布置兵士,利于防守,現在卻呈現出一種均勻、和諧的節奏感。敵樓的設置,是為了駐兵和儲存糧草、 武器。沒有敵樓,長城只是一道無人防守、徒具虛名的墻體。而在今天看來,敵樓卻成為嘉峪關長城上美妙的景觀,它就像氣韻生動的植物的莖節,沒有它,綿延萬里的長城就顯示不出內在的律動與節奏。

嘉峪關的美在形式上首先表現在它的建筑本身。內城即關城的中樞心臟,設有軍事指揮機關,明代設守備公署,清代改設游擊將軍府,建有嘉峪關公館,清乾隆始設巡檢司。還建有軍隊營房、倉庫等,又設夷廠,建廟宇等。軍火武器、糧秣均置于城內。城墻分兩次筑成,初筑土城時,用黃土夯筑高約六米,夯土層12至14厘米。弘治七年,加固關城,外側用土坯壘砌,中間填以混合黃土。少數增高的墻身也有夯筑的,每個垛上均設有瞭望孔,以便觀察敵情。

內城有東西二門,東門上楣刻“光化門”,西門上楣刻“柔遠門”?!肮饣奔匆缘禄酥?,就是發揚光大中華傳統道德文化,去教化開導邊疆少數民族?!叭徇h”即是以懷柔政策安定撫慰遠方民眾。門洞基礎和地面均用長方形石條襯砌,兩門均安鐵皮包釘黑漆雙扇門,二門之內北側靠城墻建青磚斜坡馬道,上至城頂,坡下有磚木結構的門樓和照壁,馬道下原有成排的拴馬樁。

內城二城門頂部平臺上均建有城樓,分稱光化樓和柔遠樓,皆為三層三檐木結構歇山頂式建筑。脊上鑲嵌有蟠龍、獅子等獸形瓦,綠色琉璃瓦蓋頂。樓內安裝有帶扶手的木樓梯,可登二層、三層,整個樓閣雕梁畫棟,金碧輝煌。

城垛,即馬面、暖鋪,也稱敵臺,敵臺上建有敵樓。敵樓可駐兵,可從左右側面射擊沖到城墻根底下的敵人。關城南北城墻上無門,墻外居中筑敵臺,上有敵樓,樓外帶明柱通廊。

城墻四角各建一座方形角樓,亦稱戍樓,是戍兵瞭哨之所。樓形如碉堡,下層向城內開券門,令三面開券式窗,由內可登樓,樓上為平臺,臺四周設垛口。

內城東西門外均有甕城回護,劈門南向。門楣東“朝宗”,西“會極”?!俺凇笔侵肝饔蚝椭T國使節、官宦,如百川匯海,經此門,東去朝覲中華朝廷,以示歸順向化?!皶O”即“會合于極邊”之意。西出會極門就是要把聚合、團結之精神,帶到西域諸地諸國,極邊聚會,歸心團結,天下祥和。甕城門洞為磚砌拱券式,基礎地面均用長方形石條,安鐵皮包釘黑漆木質雙扇門,呈現出古樸、安詳、厚重之美。

兩甕城門頂上各建閣樓一座,樓前紅柱通廊,兩端與城墻相通,對扇小門南開,東西兩邊開窗。樓脊扣筒瓦,樓頂四角飛檐上裝龍首瓦,檐翼起翹,美觀大方。

嘉峪關具有審美的性質還在于,嘉峪關是一座偉大的古代建筑。我們看到長城整齊、流暢的墻體線條,以及方形、圓形、多角形等形態各異的敵樓,本身都具有很高的審美價值。尤其是關城城樓的設計與建造更具有藝術的匠心。它的城樓層數和高度,建筑的式樣以及懸掛其上的橫匾,都與整個關城處于一種整體的和諧之中,顯示了威嚴、雄偉、壯觀。正是這些,構成了我們進行長城美學研究的邏輯前提。

在嘉峪關南,連峰疊嶂,宛如列屏。東接武金,西至昆侖,南通番部,延袤幾千里。四時積雪,終年不消,皓白氤氳,凌空萬仞,望之如堆瓊壘玉,晶瑩徹霄,真乃佳景。

嘉峪關北部邊墻外,向北而望,平原曠野,草木皆空,但見漠漠平沙,渺無涯際。西眺沙州西,鳴沙在焉,豈古所稱流沙與?每微風落日,輕若翠浪,隱若纖云,浩浩蕩蕩,景亦奇矣!

嘉峪關最初只有城,無樓。明弘治中、正德初李端澄構大樓,以壯偉觀,望之四達。在嘉峪關西北,即漢之玉石障之處,草樹秀發、云霞杳靄,每天宇晴霽,煙景蒼翠,呈奇獻秀,有可愛者。

嘉峪關坡下的九眼泉,冬夏澄清,碧波不竭。以極西邊關,有此涌泉,不惟民資以生,且又沃地數頃,蓋水磨于其上,天之所以惠邊民,其利薄哉!

走進嘉峪關,不僅可以品味嘉峪關防御設施的精密,還能夠感受其建筑的韻律之美和雄壯之陽剛之美。中國傳統宇宙觀認為:“一陰一陽之謂道?!边@種陰陽兩極在中國傳統美學中體現為優美和壯美。長城的美則屬于陽剛之美,即壯美。壯美是以雄偉、剛健、宏大、粗獷為特征,以氣勢取勝。長城所代表的陽剛之美,正是具有這種影響歷史創作力的深層內涵。這也是美學大師宗白華先生所說的“中國最偉大的美術,最壯麗的美,莫過于長城”的意義所在。

嘉峪關的這種陽剛之美,或稱為壯美、崇高美,首先來源于它外部的巨大的體積所形成的磅礴氣勢。它城內有城,城外有壕,重關并守,氣勢昂然。嘉峪關,以它的奇偉、雄險和綿延的雄姿,征服了無數的瞻仰者,這就是長城美的本質特征。每個人在初次看到長城的一剎那,都會被長城那種氣吞山河的形勢所震撼,這即是對崇高和壯美審美感受的特征。

長城本身富于強烈的生命節奏,這種節奏感源于自然。譬如高而為山棱,低而為溪谷,棱谷相間,嶺脈蜿蜒,這便是地殼上的節奏。而長城把自然中的節奏以線的運動變化形式顯示出來。這是一條有生命的線,神奇的線,寓奇險于沉實,藏變化于整齊。從蒼茫的西北戈壁,至浩瀚的東部海濱,長城涉大河巨川,穿崇山峻嶺,跨危崖絕谷,過荒漠草原,騰挪跌宕,氣象萬千,宛如神奇巨筆在北國山河一筆揮就的氣勢磅礴的草書,而敵樓就是這草書中的頓挫,雄關是這草書中的轉折,亭障墩候則是這草書中錯落的散點。它們與長城的城墻主體渾然一體,一氣呵成,形成一幅結構完整的藝術巨作。

嘉峪關的節奏不僅有橫向的起伏運動,還有縱向的伸展和延擴,最典型的表現在關城的城樓設計上。比如,從水平線來看,嘉峪關的城樓在城墻的橫線之上,還重疊六條橫線,即三重飛檐與脊檐的水平視線。這七條橫線(加城墻水平線)在頂尖的指引下做上騰運動,并與四角凌空的飛檐互為呼應,在凝固的、平靜的建筑上產生一種騰越之勢。它使整個周邊平遠和緩的城墻水平線,立即流動起來,顯得城樓愈加巍峨、高聳。聳立的城樓又與高大、厚實的城墻映照,城墻四周的角樓猶如拱衛城樓的天神衛士,在閃爍刀光劍影的齒形雉堞烘托下,整個關城呈現出雄險、健拔之勢,和不可侵犯的威嚴,“天下雄關”當之無愧。

與長城本身的建筑美相比,長城的形式美更在于建筑與自然的結合。長城建基于大地之上,以群山為座,藍天之下,以云天為幕,把奇偉的自然美與建筑美融為一體,展示出一種人文與自然相融合的天人合一的境界,可以說是真正的“大地藝術”。

嘉峪關的長城大多坐落于戈壁大漠之中,由于缺少磚石材料,這里的長城基本上都用黃土夾以蘆葦和柳條夯制而成。這種土夯的城墻卻與沙漠和戈壁的色調融為一體。嘉峪關近44公里的長城防御線,有墻體、墩臺、城堡等,它們在沙漠戈壁的廣袤無垠和千古歲月的時空交錯中,展示出一種紀念碑式的歷史永恒感。

嘉峪關是現在所能見到的最完整的一座西部長城上的綜合建筑體系。位于祁連山和黑山之間的嘉峪關,是中原通向西域的必經之路,古稱“河西第一隘口”,是古代著名的戰場。關城建在峽谷中的嘉裕山上,在低地上仍呈雄跨之勢。城墻南起祁連山支脈文殊山腳下討賴河北岸80米高的懸崖邊,北銜鳥獸絕跡的黑山峭壁石關峽,形成一道銅墻鐵壁。再往石關峽,沿懸壁城墻攀登而上,回眸大漠中的嘉峪關,正可謂“一片孤城萬仞山”。向南走向討賴河邊,明長城西部第一墩在絕壁之上拔地而起。俯視討賴河奔流不息,北岸陡峭壁立,如鬼斧神工,令人驚心動魄。而舉目南眺,則見祁連山巍峨壯麗的雪峰,在白云繚繞中閃閃發光。

林則徐詩詞《出嘉峪關感賦(四首)》寫嘉峪關之高,寫登上嘉峪關所見之景,寫得驚心動魄,幾百年以來,嘉峪關的雄壯美,被林則徐寫到了極點。

可以想象,詩人站在關頭的飛閣之上,極目遠眺,關外樹木一行行筆直地呈現在眼前。山上盤繞直上的長城極高,云彩在它的腳下,更顯得極其壯觀。

關之險,城之高,狀天山之陡,瀚海之遠。在這里,山勢高峻陡峭,沙海遼遠迷茫。天山,高峰聳峙,有如人并肩而立;瀚海,飛沙若浪,無邊無際,視若海然。林則徐的詩句準確概況了嘉峪關的特色:嚴關、險關、雄關。所謂嚴關,即莊嚴肅穆之關,在雪山戈壁大漠的映襯下,嘉峪關一身豪氣,有凜然不可侵犯之威嚴。唯此,才有“萬里征人駐馬蹄”的精神力量。所謂“險關”,它地處兩山夾合之間,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險峻。所謂“雄關”,早就有“天下第一雄關”的美譽,加之層樓疊嶂,重關并守,壯麗雄偉的氣象早已深入人心。


作者:胡楊 責任編輯:李沛豐

嘉峪關日報
官方微信

嘉峪關新聞網
官方微信

广西11选5近1000期